作者﹕文、圖/邱榮蓉  (淡彩速寫 / 夏天青春色彩)

 

關於夏天,我有種特別的感覺,那感覺,是屬於回味青春感傷和喜悅的心情,覺得青春是心底一道永不褪色的風景,是青春學子新學期的開始與結束的季節;也適合回憶,專屬於我的夏天的青春心事。

 

念藝專頭一年,我在學校附近租屋,那裡公車班次少、對外交通極不方便,我白天工作晚上念書,早晨搭車要上班,客滿班車卻經常過站不停,害我總是遲到。因此住沒多久便興起搬家念頭,便與其他學校的室友在交通便捷的文化路上分租民宅宿舍。她們都同我一樣白天上班,晚上上學。

 

房 東家住一樓,將2樓用層板分隔成2個房間,一大一小,大的房間可租3人,居住環境不錯,室友都是單純的夜校生,出入自由也很安全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位 對我們用水、用電非常斤斤計較的房東太太!但儘管我們常常抱怨,卻沒人願意搬走,就這樣一住好幾年的直到畢業才各奔東西。

 

我住的大房間裡有一位比較晚來的新室友,個頭小小、身材圓圓、看來細皮白肉的、講話聲音嗲嗲的,她來自輔大也在半工半讀,一頭瀏海快要遮住了眼睛, 綁了2個麻花辮子。她不在自己學校附近租屋,跑來這裡來全是為了「愛情」;因為她那位只念到高畢就北上工作的男友就在附近工廠上班,住在廠房宿舍。

 

男友是她的客家同鄉,父母嫌這個男生條件不好,極力反對2人交往,並限制她的行動,她為了讓父母眼不見為淨,賭氣搬出來住。她經常出門,很少待在宿舍,夜不歸營的機會居多,第二天回來偶爾和她打過照面,馬上又匆匆的換了衣服出門了!

 

她 雖是我的室友,我卻完全不瞭解她,但是另外幾個室友我跟她們就比較熟。有一天同宿舍的「林」神祕的跟我說,她懷疑新室友翻過她的衣櫃,動過裡面的東西。 「林」的穿著向來很女性化,短裙、高跟鞋不說,也喜歡化妝,跟我的品味完全相反,身形也比我嬌小,更何況只愛穿布鞋或平底鞋的我最恨高跟鞋!



這 樣的「林」有個青梅竹馬的男友就讀文化大學,只有男友「駕到」的時候她才會一反常態的「素顏」和穿上輕便的平底鞋〈因為男友純樸不喜歡她濃妝豔抹,林還說 為了配合男友身高,只好委屈自己穿平底鞋〉。她們兩人一塊在鄉下長大,學業完成後有默契要結婚,只是她希望在當「某太太」之前,要好好的享受「黃金單身」 的時光!所以男友不出現的日子,她忙著和別的男生出遊、看電影、跳舞,而男友從未識破。

 

之後有好幾天,那位很少看到的輔大新室友居然沒出門,常常側躺在床上,我幾乎每次下課回來都看見她臥床,心裡擔心她是否生病了?想陪她去看病檢查一下?她卻總說:「不用了,只是累、沒力氣,躺一下就好了」。

 

那 天晚上,沒課的我在宿舍裡畫圖稿、趕作業,樓下傳來呼喚她名字的聲音。這聲音很耳熟,我聽得出來是在宿舍裡見過幾回的她的男友。我以為她睡著了沒聽見,到 床前去拍她的手背,卻驚見她蒼白的小臉上,突然靜靜的滑下眼淚……我訝異的問:「妳還好嗎?需要幫忙嗎?」她搖手說:「我不想理他,請你轉告,說我睡 了。」我推開紗門探頭朝樓下望去,只見她男友在夜空中揚了揚手上的東西說:「我要拿一樣東西給她!」我只好無奈的奔下樓去接應。

 

她男友跨坐在單車上,頭頂的路燈正好灑落出一道黃光,他手上拿著一個酒瓶,裡頭裝著像湯又像淡醬油似的液體,淡淡的說:「這裡面是豬肝湯,她剛拿掉孩子身體很虛弱,需要補一下!就麻煩你多照應了,請她一定要喝下去……」這下我終於弄明白,為什麼她一直躺在床上。

 

回想這一切,感慨青春的炙熱和懵懂的戀情,總是要透過自身的試煉才能領悟!初初長成的孩子離開父母管束,表面上變得「自由、快活」,但那些人和這些事,還有所有成長的代價與深埋在心底的青春,終究會隨著歲月昇華,飄散在夏天的風中了吧!@

 

美東時間: 2014-07-21 17:59:48 PM
本文網址: 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b5/14/7/21/n4205724.htm

彩繪生活(181)夏天青春心事.html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蓉 的頭像
小蓉

日照小館《手工水餃》 / 邱榮蓉畫室彩繪●烏克麗麗教學

小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nne
  • Anne來聽您說故事了。

    那藤編提袋,好美喔!
    我常想像著~提個藤編或竹編籃,
    到日月潭畔去野餐,感覺一定很詩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