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蓉    攝影 / 繪圖:【透明水彩: 花漾人生】

 

大概從前年開始,我就一直過著晚睡晚起夜貓子的生活。前一年是為了畫我的皮包彩繪,因為平常

白天得顧店站櫃檯:當跑堂的老闆娘,畫彩繪皮包必須等晚上打烊以後,洗完碗、數好50粒一袋的冷凍

餃子,最後才能好整以暇的畫我的彩繪。那時候,有一個配合的精品店在賣我的彩繪皮包;另外我替她

店裡的高跟鞋設計彩繪了十幾種的樣式,高跟鞋有很多的尺碼,只要客人需要依樣彩繪,我就像一個

工匠似的,必須重覆畫好幾雙出來。我接的彩繪鞋很多,所以那一年我將教畫的課停了,成天我就這樣

:早晚各有一份工作在忙呀!

 

 

夜晚,夜深人靜,讓我幾乎忘了時間的存在;可是,每晚總會在固定的時間,聽見我家對門的鐵捲門

拉起來的聲音,差不多都在凌晨的3點半左右;接著是機車的聲響!我一直以為那是夜晚對門的家人

正好上夜班回家。起初我沒在意,後來發現這個聲音,總會在固定的時間出現,好像已變成我的報時器

啦,彷彿在催促我:該停筆休息去睡覺!它真的很準時,讓我很好奇的問牟老闆,因為他的台語很溜,

經常會跟對面的鄰居閒聊幾句,他說:那是對面的太太去送早報啦,人家要出門上班了,你還沒睡覺!

 

 

原來,我們這兩個女人,近在呎尺僅隔著一條巷子:一個在過白天,一個在過黑夜!是甚麼樣的機緣

會選擇送早報?天還沒亮:刮風下雨、天寒地凍、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365天,半夜的鐵捲門聲和發動

機車的聲響,就這樣陪伴了我兩年半啊〈仍在持續中:她每天下午3點也會出門,騎機車去送晚報〉。

 

 

 

去年,我的彩繪畫的比較少,但在一樣的時間裡,我學電腦、上部落格、在電腦上搜尋更多想知道的

知識,一坐在電腦前,我依然忘了時間的存在!在寂靜的深夜,聽那像報時器似的鐵捲門和機車聲響,

已經變成我的習慣。很難想像:黑夜白天,也可以讓兩個不同家庭的女人這樣子交會啊?

 

我經常說:女人的後半輩子,從結婚的那一天開始,瑣碎的人生就注定如影隨形的跟著你!

而另一半,往往會決定你的婚姻品質,與其讓配偶操控,不如先有婚後的自覺:不要忘記你是誰?

 


 
〈2011/01/24 00:00原文曾發表在我雅虎的舊部落格,因搬家用轉貼方式重新發文進來〉
 

    小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