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兒 / 幼玫的色鉛筆畫 《漫畫美少女》

 

今天 / 99.  7.  5.  星期一是【日照小館】固定的公休日;我忙裡偷閒難得到台北閒晃,去台北美術館

看/ 馬內到畢卡索《費城美術館經典展》是此行的目地。〈展期 / 6.26.---  9.26.〉

 

我許久沒來【北美館】看展了。84年底,我脫離上班族生涯,與牟老闆舉家從台北搬來桃園創業。

記得尚未搬家以前,我經常帶著一雙讀國小的兒女來閒晃。當年,我住在南京西路的赤峰街,離中山

北路上的【北美館】不遠,所以每回出門,我們母子三人,搭計程車去很划算。孩子很高興到【北美

館】,不是因為對畫展有興趣,而是他們的腦袋瓜裡,記得只要陪媽媽看完展覽,就可以到地下室的

餐飲部吃吃喝喝非常快活。我帶孩子看畫展,從來就沒想過要他們看懂,只是希望既有這樣的環境,

從小多接觸美好的事物,在生活中培養休閒美學也不壞啦!沒想到,我兒離家念明志工專的那五年,

他有時真的會去別的地方看某個展覽,回到家來會帶展覽的門票與DM與我分享,這時我才憬悟過去

帶他上【北美館】的意義和好處:原來,學理工的人除了要有科學的專業,也該培養人文藝術的內涵。

 

台北這兩天熱氣逼人,還好星期一看展的人不多。看畫展最讓人感動的地方:平常這些名家名畫

都是靜靜的待在畫冊中,等待我們去翻閱;再說複印的印刷品,在技術上無法克服的失真或偏色、平面

不夠立體;但此刻站在原畫真跡的面前,我不時的左看右看,往前看退後看,只想把畫家的用色筆法看

個清楚。飽滿的色彩,立體感十足:好感動啊!

 

我今天看展有個大發現:好喜歡野獸派畫家/ 馬諦斯的作品。以前在誠品也買過一些印象派畫家的複

印明信片,那時候只喜歡馬諦斯野獸派鮮艷對比的用色;沒想到今天欣賞真跡原創,我忽然有另一種感

動:他筆下的西方女子身影,圍繞在畫面四面八方的背景,那些地毯、屏風、桌椅、櫃子卻是好有東方

味道的圖案和色彩!

 

 

 


 
〈2010/07/05 23:58原文曾發表在我雅虎的舊部落格,因搬家用轉貼方式重新發文進來〉
 

    小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