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淡彩速寫 / 濾掛咖啡)      作 者:文。圖 / 邱榮蓉

 

每天起床都習慣喝杯熱咖啡,這一年來,我迷上了這種簡單方便的濾掛咖啡。對於品味咖啡,無論是去大賣場或是坊間的超市、便利商店,也不管是進口或國產咖啡,我都會好奇的買來試試看。我不挑剔,也非專業達人,只要順口不帶苦澀或酸味的,基本上我都接受,對買咖啡沒有所謂的「品牌迷思」與「口味忠誠」,只是單純的享受一杯咖啡而已。

 

下午店休,若不想去外頭喝下午茶,我會在自家店裡的窗邊角落,好整以暇的聽聽音樂、看些書或畫一點小速寫。這時候,我經常拿個小托盤,盛裝喜歡的下午茶點和一杯濾掛咖啡悠閒一下。畢竟繁忙店務後的午休時段,是屬於和自己獨處的時間,若不做家務或跑銀行,多半會用來閱讀,也將平日沒法一下子看完的書,運用這珍貴的時間陸陸續續的吸收!

 

從小喜歡閱讀,回想起來應受家父的影響;在記憶裡,家裡的空間不大,沒有書桌和書櫃,我們寫功課都得在餐桌上。家父雖是軍人,在當年也算「文青」,他非常喜歡讀報看書,所以從我10歲起,家裡就有訂閱報紙。當時我除了看報也偷看家父的書,像是《傳記文學》、《野風雜誌》、各類武俠小說等,就這樣一直到後來,我自然而然的喜歡上了閱讀,也愛上文藝和寫作。

 

10幾年前,眷村已改建,家裡非常寬敞還蓋了2層樓,當時家母過世後僅剩家父與小弟居住,於是家父勸我們將台北的房租省下來,搬回老家創業。歸鄉之後,發現獨居的父親,每天會戴著大耳機,聽喜歡的交響樂,與年輕時一樣愛閱讀看報,也愛喝咖啡;他都是將一般常見的瓶裝即溶咖啡粉,舀一湯匙在杯裡,再沖進熱開水撹拌一下,簡簡單單就能喝了。

 

隔年某日,家父清晨騎機車外出,為閃避來車摔倒,連一句話都沒說,就這樣與我們天人永別!父親走後,我開始收拾他老人家的遺物,在他慣常用的大櫥櫃裡,居然還有2瓶過期未拆封的大瓶裝即溶咖啡,以及一個包裝完整的日製虹吸式咖啡壺。咖啡過期當然就得丟啊,咖啡壺我就接手開始用吧!

 

從沒用過虹吸式咖啡壺;過去在台北上班,偶而看見店家用虹吸咖啡壺現煮咖啡,像變魔術似的,將2個透明的容器上下疊放在一起,漸漸水沸騰了,下層容器的水吸到上層,咖啡粉經過不停適度的攪拌,最後釋放出香純的咖啡…。為了弄懂如何才能沖泡出一杯美味的好咖啡,那一陣子,我去買了相關的圖書參考〈當時還未學電腦無法上網查〉,去找了專賣咖啡的店家挑選咖啡豆,買了喜歡的咖啡杯,幾乎天天在家裡「玩咖啡」。沒想到,家父意外留下的虹吸式咖啡壺,開啟了我喝咖啡的另一個境界!

 

之後,無意中又發現濾紙的濾泡式咖啡,我按圖索驥照著說明文上的步驟,用過去玩虹吸咖啡的精神一試再試,逐步改進,就這樣,我又漸漸愛上這種更簡單的沖泡咖啡方法。近年工作忙碌,閒暇有限,想想便利商店也能買到平價好喝的咖啡,便慢慢再沒興致沖泡需要時間的濾泡咖啡了,乾脆直接改以坊間流行的掛耳似的濾泡咖啡──因為只要有熱開水和普通的馬克杯,就能隨時隨地享受簡單的香醇美味。

 

那天坐在店裡,在閱讀的同時,畫畫的心情忽然來了;我將它優美簡單的線條,捕捉在我的圖畫日記本中,也留下靜謐午後的美好心情。@

 

美東時間: 2013-11-18 17:07:49 PM

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b5/13/11/18/n4013825.htm

彩繪生活(113)咖啡記事.html

    小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